斯诺 【废鱼一条(✘_✘)】

追星族,喜欢忘羡追凌花怜,中二病晚期兼懒癌晚期兼拖延症晚期患者。

三次元学业太重,所以从此不定期更文

校霸与校霸的不可思议

       蓝愿坐在服装店里的沙发上看着金凌挑衣服,脑子里一直重复循环魏无羡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他自己也搞不懂,是不是喜欢上了金凌。好像是喜欢上了吧…
“蓝愿!蓝愿!哎!发什么呆啊!叫你几次都不回!是不是不想逛了?!”
“啊?对不起阿凌,刚刚在想一些事,走神了,阿凌刚刚是想和我说什么呢?”
“我说,我穿这套好不好看?”金凌向蓝愿面前,展示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蓝愿看看金凌身上的衣服再看看金凌,走上前对站在金凌身边的店员说:“你先去别人那吧,有事我们会叫你的。”于是店员就走了。
“你把她弄走干嘛,她走了谁给我那衣服啊?”(作者:原来所为的店员就是给你拿衣服的啊大小姐【擦汗擦汗擦汗】)
“没事,我可以帮你拿。”蓝愿对金凌说。“你刚刚问我对你身上的这套衣服的评价,说实话,我觉得整体不错,但是还差点东西。”
“什么东西?”金凌问蓝愿。蓝愿没有回答,走向了金凌,越走越近。蓝愿抬手遮住了金凌的眼睛,另一只手拿来了旁边模特头上的帽子给金凌带上。看着金凌脸上乖顺的表情,蓝愿情不自禁隔着手吻上了金凌的眼睛。
“蓝愿你好了没啊?”金凌的声音打断了蓝愿。蓝愿猛的回神,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连忙送来手退后了几步,别过头不去看金凌。金凌没有注意到蓝愿的异样,仔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嗯,蓝愿,你的眼光还不错啊。”金凌对自己现在的样子十分满意,忍不住夸了蓝愿。
        金凌结了账,准备拉着蓝愿去吃饭。在饭桌上蓝愿可谓是尽心尽力啊。认清了自己的真心后,蓝愿也不想避讳什么,在饭桌上默默的散发着男友力。比如及时倒水递纸巾夹菜什么的,无微不至。吃完饭蓝愿就把金凌送回了家。江厌离想留下蓝愿吃一些东西玩一会儿,但是被蓝愿以有事急着回家推脱了。
“蓝愿这孩子挺好的,又懂事长得又帅,阿凌能交到这样的朋友真是不错。”江厌离感叹道。
“哈哈,我也觉得蓝愿挺好的。刚刚我们吃饭的时候,他把我照顾的特别好,他的眼光也很好呢!”金凌附和着。金子轩在一旁笑着听她们母子俩说话,突然觉得不对:诶?我怎么觉得蓝愿这小子是在泡我儿子?

(作者:我回来啦!)

《亲爱的魏先生》③

        蓝曦臣接过江澄手中的手机,一边安抚江澄一边和魏无羡说话。
“你好魏先生。”
“蓝先生你好,我……”魏无羡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昨天一晚上想说话现在一句都说不出,仿佛吃了哑药一样。
“魏先生,你…还在吗?”蓝曦臣发觉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开口问道。
魏无羡一咬牙,心想:不管了!豁出去了!我魏无羡还没怕过谁!
“蓝先生,我想见蓝湛!”蓝曦臣听到魏无羡称呼蓝忘机的名字变了,便已经明白了。
“哈哈,好巧啊魏先生,忘机也想见你。”之后,蓝曦臣和魏无羡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魏无羡挂断了电话,松了口气,知道了蓝湛也想见已自己,内心想见他的愿望更加急切了,真是恨不得立刻飞到蓝忘机的身边。
        终于到了见面的这天。魏无羡一大早就拉着江澄来帮他挑衣服,为此还被江澄吐槽数落了很久,包括在去见面地点的路上。魏无羡在约好的咖啡厅门口见到了蓝曦臣。如果不是蓝曦臣自身的气质和脸上的笑容,魏无羡就会把他当成蓝忘机了。打过招呼后,蓝曦臣告诉他蓝忘机的位置,魏无羡就一个人进去了。
        离蓝忘机的位置越来越近,魏无羡有点紧张,但是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快了!快到了!魏无羡心想。终于,魏无羡见到了蓝忘机,对方也看到了他。魏无羡上前。
“好久不见,蓝湛。”
“好久不见,魏婴。”


(作者:这个脑洞完结啦!谢谢各位小可爱喜欢我的文!)

《亲爱的魏先生》②

魏无羡:
         你好。
          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些事情,我还想问问,忘机有没有一段时间表现的很反常,如果有请告诉我,谢谢!
                                                            蓝曦臣

      魏无羡看着蓝曦臣的信息,想起了那件事。

蓝曦臣:
        你好。
        反常的事到真有一件。有一次我们学校组织郊游,蓝忘机他也去了。但是他阴着一张脸,腿好像也有问题,因为他走的一瘸一拐的。在中途,我们和一个叫温晁的同学发生了矛盾,然后我们被温晁一行人推进了一个坑里。那个坑老深嘞。我好不容易把我的发小和掉进去的几个同学搞出去,自己累的不行,又不能麻烦腿受伤的蓝忘机,我想让他先上去,可他又不肯,真是倔得很。我们在坑里待了几天,基本没吃过什么东西,水也没喝过几口,再后来我睡了过去,等我醒来后,我已经在家了。哦对了!我记得我们待在坑里的时候,他还哭过了,我记得他说家中出了很大的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说了,父亲母亲快不在了,兄长失踪了这一类的话。我的妈呀!我是最见不得别人哭的了。当时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哄好他的。
        我所记得得的就这么多,蓝先生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魏无羡

魏无羡:
         你好。
         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对你说实话了。其实我写信的真正目的是想问一下,忘机在高中的时候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因为我们的叔叔一直在为我们的终身大事操心,而我在不久前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所以现在叔父,紧紧盯着忘机。可是忘机很早就说过,在他高中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是非常喜欢、喜欢到不行的那种喜欢,所以我才一直与你互通邮件,如果你知道请你务必告诉我,谢谢!
                                                              蓝曦臣

       蓝曦臣写完了信点击发送,忽然想起忘机的卧室静室里有一些收藏的笔记和画,忘记他说都是那个人给他的,包括后院养的那一窝兔子。最开始的两只也是那个人给的,蓝曦臣就想拍几张照片一起发过去。等他拍完照回到自己卧室寒室,发现自家那位已经回来了,并且在看自己写给魏无羡的信,这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却被那位抢先了。
“蓝涣,你怎么在和魏无羡发e-mail?”
“阿澄,你认识魏先生?”
“认识?何止认识,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你给他发邮件干什么?”“我就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忘机有什么喜欢的人,叔父逼得紧嘛?”
“你问他?他怎么会知道谁喜欢你弟弟,不过他倒是自己很喜欢蓝忘机。”
“为什么阿澄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我和他是发小啊。”
“诶?!原来是这样啊。”
于是乎,江澄就把所有关于魏无羡和蓝忘机的事都说了一遍。
“啊~原来是这样啊。”蓝曦臣清完把照片又传给了魏无羡。
“喂!你怎么还给他发东西啊?我不是说了他不知道吗?”
“问问嘛,总没有坏处的。”
          另一边,魏无羡看到蓝曦臣说蓝忘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还是高中的时候这么早…”魏无羡自嘲道。本来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可为什么知道了他有喜欢的人后,心还是这么痛呢?但是他没看到蓝曦臣发的第二封邮件,里面附了几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些蓝忘机的画,和一些手抄的校规蓝曦臣还写了:“魏先生,你知道w是谁吗?”
        这天晚上,魏无羡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蓝忘机告白了,但蓝忘机拒绝了他,怀里抱了个女生,说他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就在这时,魏无羡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的是江澄,但电话里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好魏先生。”
“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蓝曦臣,蓝忘机的哥哥,我们发过邮件的。”
“哦,你好,蓝先生。你怎么会用我发小的电话号码打给我,你们认识吗?”
“对我和你提到过的,阿澄是我的心上人。”
就在魏无羡想问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江澄气急败坏的声音:“蓝涣,你他妈再说一遍!”紧接着就是蓝曦臣的轻笑声和安慰江澄的声音。
“对了,魏先生,你有没有看到昨天我发的第二封邮件?”蓝曦臣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第二封邮件?对不起,我没看到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现在就去看。”
魏无羡打开第二封邮件,看到了蓝曦臣的话和图片,他惊呆了。这不是自己学生时代给蓝忘机的画吗?为什么他会自己收起来,他不是讨厌自己吗?
“喂?魏先生,你看到了吗?”蓝曦臣的声音让魏无羡回过神来。
“哦哦,我看到了。那个…蓝先生,我现在有点事情,你发过来的东西我会仔细想想的,晚点再给你答复。”
“好,那麻烦你了,魏先生。”结束了通话。
        蓝曦臣挂断了电话后,回想了江澄给自己说的事情,突然想起学生时代时候的魏无羡是一个绘画高手。而他就喜欢在自己画的每一张画下都留下一个名字好像就是w。于是,蓝曦臣找到了蓝忘机。
“忘机。我问你点事,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兄长请讲。”
“你说你高中时期喜欢的那个人,可是一个叫魏无羡的人?”
“……是”
“好,我知道了。”蓝曦臣得到了答案,转身离开。在快走出门时候他突然停下回头说:“忘机你想见他吗?”
“……想”
“好”
      魏无羡想不通,明明学生时代自己认为蓝忘机特别讨厌自己,大家也都认为蓝忘机特别讨厌自己,自己给他的画和字迹什么的。他都不屑一顾,为什么他现在会收起来呢?蓝曦臣说这是蓝忘机的心上人送给他的,可这明明就是我给他的东西啊,难不成…我就是他的心上人?不可能,他这么讨厌我怎么会……
魏无羡就这样想了整整一晚上,到了第二天,他忍不住打电话给了江澄。
“谁呀?这么一大早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江澄显然还没睡醒。
“江澄,是我魏无羡。你把你的手机给蓝曦臣,我有事情要找他。”
“戚!烦死了!”江澄虽然嘴上说着烦,但是还是把手机给了蓝曦臣。
“找你的。”


(作者:本来想分2次发完的,但是好像不可能了,明天一定完结!)

我什么时候能改掉乱立flag的坏习惯啊

《亲爱的魏先生》①

       某一天,魏无羡下班回家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

魏无羡:
         你好。
          很抱歉突然发邮件打扰你,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曦臣,不过对你来说我弟弟蓝忘机你应该更加熟悉吧!你的地址是我在忘机的毕业相册里找到的,忘机在上学的时候应该同你很要好吧,不过因为某种原因,我想问你一些关于忘机的问题,如果可以的话,请回信给我,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拒绝我也没关系。
                                                            蓝曦臣
“蓝忘机吗?”魏无羡脑海里浮现出那张从不带笑的冷冰冰的脸。“好像他是有个哥哥。”
不过蓝忘机的哥哥想问关于他的问题问我干什么?诶!好烦!我要不要给他回信?不回是不是很没礼貌啊?算了,我还是回了吧。

蓝曦臣:
        你好。
         你应该知道我和他是同学,还是那种从小学开始就是同校同班还同桌的同学。不过我们的关系不是像你说的那么要好,相反我觉得…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他讨厌我,我想让一个讨厌的人来说自己的事蓝忘机应该不会高兴的吧。
                                                                 蓝曦臣

        另一边,蓝曦臣收到了魏无羡的邮件,得知原来是忘机讨厌的人。本来不想在继续写信,但又转念一想,自己所有寄出去的邮件都石沉大海了,唯独这个人会回,说不定问他还能知道点什么东西,于是蓝曦臣又给魏无羡写了一封。

魏无羡:
         你好。
          忘机他并不知道是我写的信,所以你不必担心。你能否告诉我一些忘机上学时候发生的事,什么都好,我想你或许知道我在国外上学,忘机由叔父管着。所以我想知道一些忘机的事,拜托了!
                                                                 蓝曦臣
        蓝曦臣的信又寄了过来。魏无羡想:惨了,早知道就不回了,这下好了,人家缠上自己了…诶,认命吧。

蓝曦臣:
         你好。
          我想了一下关于蓝忘机的事,我的确知道不少,因为那是我还是一个比较烦人的小王八蛋,特别喜欢撩长的好看的人,家旁边的一些漂亮的小姐姐,我基本上都撩过(小时候不是撩,只是粘人),当我一看到蓝忘机时就被他惊艳到了,因为他真的是太好看了,于是我便开始去粘他。我记得当时我天天‘蓝湛蓝湛’的叫,一开始还会理我,但后来他烦了就不理我了,再后来小学毕业了,我以为我们就会这样分开,但没想到高中,初中也能在一起,现在想想也就是不可思议。
                                                           魏无羡

魏无羡:
        你好。
         很高兴你会愿意与我分享你的回忆,我想知道你还有什么有趣点的回忆,能不能请你告诉我?
                                                             蓝曦臣

蓝曦臣:
         你好。
         有趣的回忆也是有的应该是在初中的时候我在学校里点了外卖吃被他发现了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我点了什么当时流行一款名叫签子笑的奶茶,现在也挺流行的。我翻墙出校去拿奶茶,就在翻回来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对了,蓝忘机当时是学校的风纪委员,高中也是。因为学校里不能点外卖,所以他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然后我就说‘好吧,既然学校禁止外卖,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违纪吧?’然后当着他的面喝完了整杯奶茶。第二天老师来找我,我才知道他告了老师。
        老师教育了我很久,然后让我去小黑屋抄校规,当然他看着我抄。虽说是小黑屋,但它的本质是属于学生会的私人图书馆,平时除了蓝忘机,基本上没人会来。抄校规这么无聊的事,我怎么可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抄呢?何况校规有3000多条,听说现在变成4000多条了,于是我就开始骚扰他,比如叫他的外号画他的画像什么的我都干过。他都是爱理不理的,不笑也不朝我发火。不过有一次我倒是把他惹火了。
        我记得那是我被罚抄校规的最后一天,我到现在还觉得蓝忘机当时不舍得我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觉得。那天我送了他一张我画到最好的‘蓝忘机看书图’,只不过是在他的耳朵上多画了一朵小花,不出我的意料,他一点也不生气,只不过淡淡的说了一句‘无聊’便拿起他放在一旁的书接着看,可是他不知道那本书已经被我调包了,他拿起看了一眼后吓得连书都扔了。你能想象到当时那个场景吗,蓝先生?他当时气的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那个场面我现在想起都想笑。
         我觉得这件事最有趣。不过还有一次我点外卖又被他抓到了,当是已经很晚了,我又穿着黑衣服,所以我趁着他不注意逃走了。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站在教室门口堵我,拽着我去了学生会领罚。我们学校是风纪委员掌罚的,我当时极力反抗,以为他会通融一下,放走我,结果他对处罚的老师说‘没及时上报违纪我也有责任,连我一起打’。蓝先生,你能想象他那时脸上严肃的表情吗?那种‘老子狠起来连自己都打’的表情,我现在都还很佩服他这股狠劲。
       蓝先生,我说的这些事情你都知道吗?如果你还想知道什么事就问吧,我会尽量抽空回你的。
                                                                魏无羡

(作者:学校运动会我被内定了400米-_-心态崩了-_-
这篇是新脑洞,应该是分2次发完的,小可爱们期待一下啊O(∩_∩)O)

今天的《魔道》看的我……
好虐啊!
我要哭死了( ๑ŏ ﹏ ŏ๑ )

在放学路上挣扎着,好热啊( ๑ŏ ﹏ ŏ๑ )

一节数学课的产物,我画的穿小裙子的大小姐,小裙子是参考一条日常软妹小裙子画的,因为画技太渣所以没有画眼睛,我的画风真的是小学生画风啊QAQ
(我已经在学校了,下周见,小可爱们O(∩_∩)O)

本文灵感来自于白居易的《琵琶行》,题目暂无,大概一两章左右完结,小短篇,文中包含古代元素,如果有何错误,请指出,谢谢!
(小学生渣文笔,ooc慎入!)

      这天。魏无羡和师弟江澄好友聂怀桑等人来到莲城游玩。(作者:莲城位于莲花坞境内)
(夜里)
“这莲城的美景果真名不虚传,是吧江兄魏兄?”聂怀桑看到美景不禁说道。
“可不是嘛莲城可是咱们莲花坞境内风景最好的地方了。”魏无羡说道。
“来来来,喝酒!高兴点,今天是来赏美景的,可惜就是没有音乐,不然就更美了。”
“你就想想吧,都这个时候了哪家姑娘还会出来游玩,美的你。”江澄回了魏无羡一句。魏无羡对着他们笑了笑,继续喝酒不说话。
        就在他们已经微微醉酒的时候,湖面上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琴音,三人顿时醉意全无忙寻琴声的来源。不一会儿,又有一声玉箫声传来同琴音一起弹奏着一首曲子。
“这玉箫声和琴声配合的真是完美,想必演奏者一定是配合的很有默契吧?”聂怀桑说。
“是啊,说不定还是两位美人呢。”魏无羡挑挑眉头说。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谁家姑娘还会这么晚来湖边玩?”江澄有点看不下去了对魏无羡说。
“哎,江澄,照你这么说的话,不是两个姑娘难道还是两个大男人不成?”魏无羡反问江澄。
“是呀,江兄。”聂怀桑附和道。
       就在他们三人正聊的欢的时候,突然从莲从深处驶出一条乌篷船,船内传出的声响,正是三人刚刚所听到的玉箫声和琴音。
“原来真的有姑娘大半夜出来玩啊,江澄,你现在看到了吧?”魏无羡调侃江澄说。
“切!”江澄不屑。
       听到他们俩的话语,乌篷船内的声音消失了。魏无羡以为是他们说话的声音打扰到了两位仙子的演奏,于是出声道歉。
“真是对不住了二位仙子。我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打扰到了你们,真是对不起。你们可以当做我们不在继续演奏。”乌篷船内没有声响,继续是沉默。
江澄用手肘捅了捅魏无羡的腰:“都是你魏无羡!把人家吓到了吧,不再弹了吧,真是作孽!”
魏无羡抱歉地笑了笑:“真是对不起了二位仙子,你们的合奏真当是仙乐,我们是情不自禁了。不知二位仙子可否出乌篷船与我们一见。”
乌篷船内还是继续沉默,没有人答话。
“抱歉,二位仙子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仙子们弹的曲子真当是好听,我们有些好奇,能弹的出这么美妙的曲子的人儿到底是多么的美丽?”魏无羡继续说。
乌篷船稍微晃了晃,似乎是里面有人要出来。另一条船上魏无羡和江澄,还有聂怀桑说:“你看,这不是就要出来了吗?”说完还搓搓,手表示自己很期待。
终于,乌篷船里的人走了出来。但是让三人没有想到的是,船里面的竟然不是两位姑娘而真是两个大男人!魏无羡这就很尴尬了,因为他刚刚说的是两位仙子,没想到真让江澄给说中了,不是仙子,而是两个男人,这该如何是好啊?对方不会是因为自己的那句仙子而生气,所以不在弹奏了吧。
江澄从背后踹了魏无羡一脚,轻声说:“叫你乱骚首弄姿,你看不是两个姑娘,而是两个男人,这下看你怎么收场?反正没人给你收尸!”
魏无羡自己本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出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二位公子。在下不知道出口称二位公子为仙子,真是对不住了,希望你们不要怪罪。”
乌篷船上其中一位公子笑笑,拱手作礼:“我们兄弟二人也只是一时兴起,未曾想到这么晚了湖上竟还有人来游玩。也是我们打扰到了你们的雅兴,该是我们不对。”
“哈哈,二位公子不怪罪我们三人才好。对了,在下姓魏,名字无羡,请问二位公子尊姓大名?”
刚刚答话的那位公子笑着说:“在下名叫蓝曦城。这位是我的弟弟叫蓝忘机,我们俩是姑苏人士,近几日来到莲花坞游玩。”
“啊,原来你们俩是姑苏人啊,怪不得说话都这么温声细语的,不像我们莲花坞这边的人。”魏无羡说。
“够了,别再搔首弄姿了,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再不回去被阿娘发现了该要骂我们了。”江澄低声对魏无羡说。说完转向蓝曦臣:“在下姓江字晚吟,这位是我的兄弟聂怀桑,那位是魏无羡。刚刚他自己介绍过了,我们来自莲花坞。现在夜已深了,我们该走了。今天的事真是对不住了,告辞。”说完便拱手作礼,拉着魏无羡划着船回了莲花坞。蓝曦臣也向江澄回礼。在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蓝曦臣身边的蓝忘机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他们。
       回到莲花屋后三人偷偷的摸到房间里,正准备睡下,魏无羡突然出声说:“诶,江澄。你觉不觉得今天晚上我们遇到那二位公子长得还真心不错?”
“你够了吧,人家是两个男人,而不是姑娘,你怎么想到他们身上去了?快睡觉,不然明天再起不来又要被阿娘骂了!”江澄说完便不再同魏无羡讲话自己睡了过去。魏无羡也随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
已经日上三更了。果不其然,魏无羡还在睡觉。将臣七踹了魏无羡一脚喊:“该起床了!阿娘又要骂了!”魏无羡被他一脚踹醒问的:“什么时辰了?”
“你还问什么时辰都太阳晒屁股了你还在睡觉!”江澄猛的抽出魏无羡的被子。
“快点起床,家里来客人了,你快随我去见客!”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江澄你在门外等我。”江澄点了点头,催促了魏无羡一声就出门了。
       等一切都弄好后,魏无羡跟着江澄来到了接待厅,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昨天在湖上碰见的两位公子,江澄魏无羡二人有点惊讶。就在这时,江枫眠看到他们两个来了,便打了声招呼:“阿澄无羡,快来。”魏无羡和江澄走了过去。
“蓝大公子蓝二公子,这是我的儿子江晚吟那个是魏无羡。接下来这两天我有事不在莲花坞里,所以就由他们来代替你们去参观一下整个莲花坞,行吗?”蓝曦臣和蓝忘机拱手作礼,表示自己没有关系,不用麻烦江枫眠了。于是江枫眠点点头就走了。剩下江澄和魏无羡同蓝忘机和蓝曦臣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有点尴尬。
“二位公子你们好啊,没想到又碰到你们了。”魏无羡率先打破沉默向他们问好。江澄也随后拱手作礼,表示问好。
“是呀,真是缘分啊,没想到我们又在这里碰见了。”蓝曦臣笑着回答道。
“阿爹说接下来两天让我们带你们去参观莲花坞,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江澄问蓝曦臣。
“我们没关系,随时都可以开始。江小公子看心情带我们就是了。”蓝曦臣说。
“好嘞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魏无羡说道:“我们先带你们去划船吧,在莲花坞的湖上划船可好玩儿了!可以边摘莲蓬边赏美景呢!”
“如此甚好,忘机我看你好像挺感兴趣的,我们就先随魏公子和江小公子他们去吧。”蓝曦臣看向蓝忘机说。
“兄长,我没有这个意思。”蓝忘机回答道。“既然忘机你这么感兴趣那么江小公子魏公子我们快走吧!”
“好,你们快随我来。”
接下来的两天江澄和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和蓝曦臣参观完了整个莲花坞,游山玩水莲蓬赏美景的好不快活。四人也因这一段缘分而成了好朋友。之后在莲花坞就流传起了这样一段佳话:有四位样貌举世无双的世家公子因一次夜晚游湖而相识还义结金兰。他们之间的友谊真是羡煞旁人。

(作者:其实写到后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本来是想写忘羡和曦澄的,但是写到后来好像只写了友谊。我大概是只废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