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 【励志养生( • ̀ω ⁃᷄)✧】

追星族,喜欢忘羡追凌花怜,中二病晚期兼懒癌晚期兼拖延症晚期患者。

今天的《魔道》看的我……
好虐啊!
我要哭死了( ๑ŏ ﹏ ŏ๑ )

在放学路上挣扎着,好热啊( ๑ŏ ﹏ ŏ๑ )

一节数学课的产物,我画的穿小裙子的大小姐,小裙子是参考一条日常软妹小裙子画的,因为画技太渣所以没有画眼睛,我的画风真的是小学生画风啊QAQ
(我已经在学校了,下周见,小可爱们O(∩_∩)O)

本文灵感来自于白居易的《琵琶行》,题目暂无,大概一两章左右完结,小短篇,文中包含古代元素,如果有何错误,请指出,谢谢!
(小学生渣文笔,ooc慎入!)

      这天。魏无羡和师弟江澄好友聂怀桑等人来到莲城游玩。(作者:莲城位于莲花坞境内)
(夜里)
“这莲城的美景果真名不虚传,是吧江兄魏兄?”聂怀桑看到美景不禁说道。
“可不是嘛莲城可是咱们莲花坞境内风景最好的地方了。”魏无羡说道。
“来来来,喝酒!高兴点,今天是来赏美景的,可惜就是没有音乐,不然就更美了。”
“你就想想吧,都这个时候了哪家姑娘还会出来游玩,美的你。”江澄回了魏无羡一句。魏无羡对着他们笑了笑,继续喝酒不说话。
        就在他们已经微微醉酒的时候,湖面上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琴音,三人顿时醉意全无忙寻琴声的来源。不一会儿,又有一声玉箫声传来同琴音一起弹奏着一首曲子。
“这玉箫声和琴声配合的真是完美,想必演奏者一定是配合的很有默契吧?”聂怀桑说。
“是啊,说不定还是两位美人呢。”魏无羡挑挑眉头说。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谁家姑娘还会这么晚来湖边玩?”江澄有点看不下去了对魏无羡说。
“哎,江澄,照你这么说的话,不是两个姑娘难道还是两个大男人不成?”魏无羡反问江澄。
“是呀,江兄。”聂怀桑附和道。
       就在他们三人正聊的欢的时候,突然从莲从深处驶出一条乌篷船,船内传出的声响,正是三人刚刚所听到的玉箫声和琴音。
“原来真的有姑娘大半夜出来玩啊,江澄,你现在看到了吧?”魏无羡调侃江澄说。
“切!”江澄不屑。
       听到他们俩的话语,乌篷船内的声音消失了。魏无羡以为是他们说话的声音打扰到了两位仙子的演奏,于是出声道歉。
“真是对不住了二位仙子。我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打扰到了你们,真是对不起。你们可以当做我们不在继续演奏。”乌篷船内没有声响,继续是沉默。
江澄用手肘捅了捅魏无羡的腰:“都是你魏无羡!把人家吓到了吧,不再弹了吧,真是作孽!”
魏无羡抱歉地笑了笑:“真是对不起了二位仙子,你们的合奏真当是仙乐,我们是情不自禁了。不知二位仙子可否出乌篷船与我们一见。”
乌篷船内还是继续沉默,没有人答话。
“抱歉,二位仙子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仙子们弹的曲子真当是好听,我们有些好奇,能弹的出这么美妙的曲子的人儿到底是多么的美丽?”魏无羡继续说。
乌篷船稍微晃了晃,似乎是里面有人要出来。另一条船上魏无羡和江澄,还有聂怀桑说:“你看,这不是就要出来了吗?”说完还搓搓,手表示自己很期待。
终于,乌篷船里的人走了出来。但是让三人没有想到的是,船里面的竟然不是两位姑娘而真是两个大男人!魏无羡这就很尴尬了,因为他刚刚说的是两位仙子,没想到真让江澄给说中了,不是仙子,而是两个男人,这该如何是好啊?对方不会是因为自己的那句仙子而生气,所以不在弹奏了吧。
江澄从背后踹了魏无羡一脚,轻声说:“叫你乱骚首弄姿,你看不是两个姑娘,而是两个男人,这下看你怎么收场?反正没人给你收尸!”
魏无羡自己本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出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二位公子。在下不知道出口称二位公子为仙子,真是对不住了,希望你们不要怪罪。”
乌篷船上其中一位公子笑笑,拱手作礼:“我们兄弟二人也只是一时兴起,未曾想到这么晚了湖上竟还有人来游玩。也是我们打扰到了你们的雅兴,该是我们不对。”
“哈哈,二位公子不怪罪我们三人才好。对了,在下姓魏,名字无羡,请问二位公子尊姓大名?”
刚刚答话的那位公子笑着说:“在下名叫蓝曦城。这位是我的弟弟叫蓝忘机,我们俩是姑苏人士,近几日来到莲花坞游玩。”
“啊,原来你们俩是姑苏人啊,怪不得说话都这么温声细语的,不像我们莲花坞这边的人。”魏无羡说。
“够了,别再搔首弄姿了,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再不回去被阿娘发现了该要骂我们了。”江澄低声对魏无羡说。说完转向蓝曦臣:“在下姓江字晚吟,这位是我的兄弟聂怀桑,那位是魏无羡。刚刚他自己介绍过了,我们来自莲花坞。现在夜已深了,我们该走了。今天的事真是对不住了,告辞。”说完便拱手作礼,拉着魏无羡划着船回了莲花坞。蓝曦臣也向江澄回礼。在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蓝曦臣身边的蓝忘机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他们。
       回到莲花屋后三人偷偷的摸到房间里,正准备睡下,魏无羡突然出声说:“诶,江澄。你觉不觉得今天晚上我们遇到那二位公子长得还真心不错?”
“你够了吧,人家是两个男人,而不是姑娘,你怎么想到他们身上去了?快睡觉,不然明天再起不来又要被阿娘骂了!”江澄说完便不再同魏无羡讲话自己睡了过去。魏无羡也随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
已经日上三更了。果不其然,魏无羡还在睡觉。将臣七踹了魏无羡一脚喊:“该起床了!阿娘又要骂了!”魏无羡被他一脚踹醒问的:“什么时辰了?”
“你还问什么时辰都太阳晒屁股了你还在睡觉!”江澄猛的抽出魏无羡的被子。
“快点起床,家里来客人了,你快随我去见客!”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江澄你在门外等我。”江澄点了点头,催促了魏无羡一声就出门了。
       等一切都弄好后,魏无羡跟着江澄来到了接待厅,没想到竟然看见了昨天在湖上碰见的两位公子,江澄魏无羡二人有点惊讶。就在这时,江枫眠看到他们两个来了,便打了声招呼:“阿澄无羡,快来。”魏无羡和江澄走了过去。
“蓝大公子蓝二公子,这是我的儿子江晚吟那个是魏无羡。接下来这两天我有事不在莲花坞里,所以就由他们来代替你们去参观一下整个莲花坞,行吗?”蓝曦臣和蓝忘机拱手作礼,表示自己没有关系,不用麻烦江枫眠了。于是江枫眠点点头就走了。剩下江澄和魏无羡同蓝忘机和蓝曦臣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有点尴尬。
“二位公子你们好啊,没想到又碰到你们了。”魏无羡率先打破沉默向他们问好。江澄也随后拱手作礼,表示问好。
“是呀,真是缘分啊,没想到我们又在这里碰见了。”蓝曦臣笑着回答道。
“阿爹说接下来两天让我们带你们去参观莲花坞,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江澄问蓝曦臣。
“我们没关系,随时都可以开始。江小公子看心情带我们就是了。”蓝曦臣说。
“好嘞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魏无羡说道:“我们先带你们去划船吧,在莲花坞的湖上划船可好玩儿了!可以边摘莲蓬边赏美景呢!”
“如此甚好,忘机我看你好像挺感兴趣的,我们就先随魏公子和江小公子他们去吧。”蓝曦臣看向蓝忘机说。
“兄长,我没有这个意思。”蓝忘机回答道。“既然忘机你这么感兴趣那么江小公子魏公子我们快走吧!”
“好,你们快随我来。”
接下来的两天江澄和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和蓝曦臣参观完了整个莲花坞,游山玩水莲蓬赏美景的好不快活。四人也因这一段缘分而成了好朋友。之后在莲花坞就流传起了这样一段佳话:有四位样貌举世无双的世家公子因一次夜晚游湖而相识还义结金兰。他们之间的友谊真是羡煞旁人。

(作者:其实写到后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本来是想写忘羡和曦澄的,但是写到后来好像只写了友谊。我大概是只废柴了吧?)

QAQ怎么能这样?!我要哭死了,今天的《魔道》太虐了,所以我把悲痛化为力量,今天争取早点写完作业然后码文!
心疼澄澄啊( ๑ŏ ﹏ ŏ๑ )

校霸与校霸的不可思议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为什么蓝愿成绩又好,人也温柔还多才多艺啊?!好令人嫉妒啊!(这是一部分男生的想法)哇⊙∀⊙!蓝愿和金凌太帅了!没想到金凌的舞技这么好!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好养眼啊!(来自一部分花痴女)woc!你们看到他们刚才solo的画面了吗?两个人配一脸啊!金凌一脸受相,蓝愿老攻嘞!好!他们的cp名就觉得叫追凌了!(腐女们果然很强大啊)文委觉得整体看还是可以的,最后一周集中训练还是可以上的了台面的。
       魏无羡订的衣服终于到了,他说是按舞蹈的主题选的,一定会好看的,还叮嘱文委统计一下有没有要换尺码的,尽快说,不然就来不及了。
        同学们拿到衣服后不停的感叹魏无羡的眼光真好,选的衣服穿上后都人模人样的,挺帅气的!(作者:大概说一下演出服的样子。金凌代表的“红”穿的是红黑拼色的棒球衫。蓝愿代表的“黑”穿的是黑白搭的卫衣。)文委说为了省班费就只能给大家买了上装,其余什么的大家随便配,只要上装穿的是演出服,其他怎么穿都可以。金凌拽了拽身上的衣服,不自然的照了一下舞蹈教室的镜子,随意看了一下自己,觉得还满意,就是衣服有点大,本来是要找文委去换的,但是金凌一转头就看到蓝愿盯着自己,眼神带着一丝昧味,金凌被他看的有一丝紧张,于是甩了蓝愿一句:“你看我干什么?”本以为兰愿会不再看他,没想到他竟然朝自己走了过来,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看你好看,阿凌。”明明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被蓝愿说的十分暧昧,特别是最后的那个称呼,蓝愿说的时候还压低了嗓音十分性感,金凌被他撩到了,顿时红了半张脸:“谁…谁允许你叫这个名字的?!”“哈哈,你这样穿挺好看的,衣服大一点挺可爱的。”蓝愿说完,便摸了摸金凌的头,转身走了。等金凌回过神来,回味蓝愿那句话时,明白了他在调戏自己,想发火,又没地方发,只能狠狠地跺了踩了脚下的地板,喊了一句“可恶”,扒了扒略长的头发,遮住自己发红的耳朵,愤愤地走出了起舞蹈教室。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星期五放学前蓝愿堵住了金凌。蓝愿靠在寝室的门口,手撑在门框上(作者:交代一下蓝愿比金凌高大半个头)挡住了金凌的去路。金凌被蓝愿拦住,留也不是去也不是,想开口骂,却又因为蓝愿之前的一番话不好意思开口,没想到是蓝愿先开了口。
“阿凌,这个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逛街买衣服吧!”
“没空。!谁要跟你一起逛街购物?我自己有衣服穿!”
“好!那我星期六到你家来接你,别忘了啊。”说完蓝愿就走了,留金凌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周六早晨)
        蓝愿习惯早起,记忆力超群的他早就在整理本班学生档案时记下了金凌家的地址。蓝愿吃好早饭,正打算出门时,魏无羡从楼上走了下来。(作者:可以理解汪叽和羡羡家为复式别墅)
“魏…羡哥哥,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哦,阿愿啊,早。”魏无羡打着哈欠同蓝愿打招呼,“之前蓝湛的叔父叫我们回本家一趟,所以我才起这么早的。”
“那也是你的叔父。”蓝忘机从外面进来。
“好好好,我们的叔父。”魏无羡答到。
“车已经在外面了,该走了,早饭路上吃。”
“嗨伊!二哥哥,今天让羡羡来开吧。”
“不可。”
“诶~为什么呀?就让羡羡嘛~好不好嘛~”
“不行。”就在魏无羡快出门时,蓝愿叫住了他。
“羡哥哥,你能不能稍微等一下,我有事要单独和你说。”
“嗯?那二哥哥,你去车上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蓝忘机点点头出了门。魏无羡走到蓝愿身边,“说吧,要和我说什么,还得单独说,不能让蓝湛听到吗?”
“是这样的,羡哥哥,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心跳会加快,喜欢看他笑,为他能解决困难而感到开心,看到他和别的人在一起,不管干什么都不高兴,只想和他在一起,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诶~这个情况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你喜欢上他了。诶?阿愿,你是喜欢上了哪家姑娘呀?”魏无羡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没有的事羡哥哥,我只是随便问问。好了不耽误你的事了羡哥哥,我也得出门了,再不出门就该迟了。”蓝愿边说边把魏无羡朝门口推。
“羡哥哥忘机哥哥慢走。”等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开车走了后,蓝愿整理了一下东西,出发去了金凌家。
(车上)
魏无羡想起蓝愿同自己说的话,觉得有点奇怪,他觉得蓝愿应该该会是随便问问,而是真的有了什么事。
“二哥哥,你猜阿愿刚刚跟我说了些什么话?”
“什么话?”
“刚刚阿愿问我,如果你对一个人看到他的话会心跳加速,喜欢看他笑,不喜欢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只想和他在一起,那这个人是什么怎么样了。”
“……”
“二哥哥,我觉得阿凌是有了喜欢的姑娘了。”
“阿愿才高中这样不妥,回头我去问问他。”
“哎呀,二哥哥,不要这么死板嘛,高中也已经算半个成年人了,让他们去好了,只要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了吧。”
“好。”
(金凌家)
        金凌这边还没起床,正窝在床上睡的舒服,突然有人按响了他们家的门铃。将厌离打开了门,看到蓝愿站在门口于是问道:“你好,请问你是?”
“阿姨好,我是金凌的同学,我和他约好今天一起去逛街选校庆表演时穿的衣服的。”
“哦,是这样啊快、快进来坐一会儿,吃点东西,金凌他还没起床,我现在就去叫他,你稍微等一下啊。”
“没事的阿姨,慢慢来,我不急的。”
江厌离拿了点精金凌的零食给蓝愿吃,便转身上楼去叫金凌起床。
“阿凌,快起床,你同学在楼下等你一起去买衣服呢,别让人家久等了。”
“什么同学?”金凌有点睡得糊涂了。突然想起他蓝愿和他说过星期六早上的事情,猛地起身赶紧起床。
       等金凌起床弄好之后,已经是20分钟后了,在这期间,蓝愿坐在客厅里乖乖地回答着金子轩问的一系列问题。
        金凌下楼看见蓝思追的状况,心里想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呀,真是的。(作者:其实大小姐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心里还是挺想和蓝愿一起的,毕竟和蓝愿应该也算是半个朋友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蓝愿。”
“没事的,金凌,我也才刚刚到了没多久。”
“那我们去哪里买衣服呢?”
“就去离你家最近的那一家银泰好了,好像那边有许多适合我们这个年纪穿的衣服的。”
“好,那等我早饭我们就走吧。”
(银泰里)
        蓝愿和金凌左看看又看看连续剧了好几家店都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恰好走进一家店,店里的衣服正好是精灵喜欢的风格,于是就在里面多待了一会儿,选了几套衣服,打算试穿。

(作者:各位小可爱们我回来啦,高二的学习生活真的是太难受啦,如果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真的不想选数学这门课。今天先写到这里吧,明天继续。大概到九月底,9月21号开始,我可能就有大把的时间专心码文,因为我们学校中秋节和国庆节放假的时间。基本是凑在一起的期中间隔时间不多,所以小可爱们请耐心等待啊O(∩_∩)O)

不好意思了小可爱们,我被抓去学校了,手机没了,下周五再见吧QAQ

托朋友买的追凌立牌终于到啦!高兴!等下周回家再把他们装上!
*٩(๑´∀`๑)ง*

校霸与校霸的不可思议

       因为蓝愿有2个节目,练习的时间和练街舞的同学冲突了,所以他一直是一个人练习的。这天他回到寝室,金凌已经睡着了。金凌的睡姿很奔放,不像蓝愿,睡得规规矩矩的,什么踢被子啊,睡着睡着从床上掉下来之类的蓝愿从来不会这样,但金凌会。这不,金凌有又踢被子了。(作者:悄咪咪的说一下,自从思追知道大小姐这样后,经常半夜起来给大小姐盖被子)。蓝愿将金凌放倒床里面,把被子从他身下抽出来,并给他盖好。蓝愿将目光移向书桌。因为是两人寝,所以学校额外配备了书桌。蓝愿的桌子跟整齐,但金凌的桌子却很乱。蓝愿曾经帮他收拾过,但是没过几天就又被金凌弄乱了,金凌还威胁蓝愿再动他的桌子就要他好看!然后蓝愿就没有再动过了。可是有强迫症的蓝愿有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真的好想!好想收拾啊!!!!!
        终于,离校庆只有一周了。文委让蓝愿跟着大部队练习。为了节省时间,蓝愿就把古琴搬到舞蹈教室了。
       大家都很好奇两位校霸的舞姿,于是纷纷来围观(作者:因为金凌小朋友对魏无羡反复声明不想和大部队一起练,不然就不参加了,所以羡羡就同意了)文委还给他们安排了一段斗舞,美名‘活跃气氛’。因为魏无羡保证蓝愿和金凌可以不用管直接放养,所以文委就没让他们跟着练,和他们说了一遍走位,就直接放养了。
        蓝愿和金凌默默地在一旁练习了一下走位后金凌就没事可干了,于是他就跟着蓝愿观摩一下他的古琴(作者:小朋友强制要用‘观摩’这个词的)蓝愿记下了,之后他的笔记本上就会多一条:小朋友好奇心很强。等大部队练的差不多,文委就让他们加入了。大家都很激动,有的还在一旁架起了摄像机!追凌二人满头黑线,觉得有点夸张了。文委选的曲子名叫《Red and Black(红与黑)》,蓝愿和金凌分别代表黑和红,带着两波人出场。两人动作流畅连贯,力度到位,本来大部队跳的还是不错的,但加上他们两个大部队就完全不能看了(作者:舞蹈的详情等到正式演出再写)。蓝愿的深沉而内敛,金凌张扬且锐利,两人的气场相生相克,却又有种和谐的气氛。

(作者:好吧我懒,手稿写了很多,但是……你们懂得,明天继续!
今天更新的魔道我看哭了啊QAQ心疼江澄啊QAQ)

手稿来一波吧,在学校里写的应该明天会写完,emmmm…字丑!真·字丑!